寺庫CEO李日學時間才是的鑒定師

作者:万博体育manbetx发布时间:2019-12-16已浏览: 134次

70后的李日學出生于江西,長相儒雅的他喜歡穿白襯衫和內聯升的黑色老布鞋,喜飲茶,身上并沒有一些品行業老板攜帶的濃郁香水味。他并非品行業的科班人士,沒有光鮮亮麗的海外經歷,也沒有品大牌的履職背景。在創立寺庫前,他長期從事的是高端家電、音箱等消費品的代理。八年多前他次告訴投資人要在網上賣二手品的時候,沒人相信寺庫能那么快上市,就連他自己也表示,寺庫上市快于預期。

美國當地時間9月22日早上9點30分,李日學帶著他的團隊,走進納斯達克的交易大廳,在顯示著“SECOO寺庫”Logo的深藍色電子屏前敲鐘歡呼,宣示曠日持久的上市進程終于落定。在大洋彼岸,北京一座古色古香的四合院內,寺庫的員工和投資人們也舉起香檳,共同慶祝這激動人心的一刻。

李日學永遠都記得開盤那天的情景和自己當時復雜的心情,但他如今已經能夠坦然接受。他喝了一口杯中的普洱茶,平靜地對財經記者說道:“在納斯達克敲鐘的時候,在樓下喊,和在樓上看股價時的感受是完全不一樣的,當時別人跟我報股價的時候,我一下子就懵了。”

2008年,李日學創立寺庫,2011年7月拿到了IDG資本的1000萬美元投資,之后又分別在2012年5月、2013年8月獲得了IDG資本與銀泰資本、貝塔斯曼亞洲投資基金等的千萬級美元的融資。2014年,IDG資本、銀泰資本等投資方又追加了1億美元D輪投資。2015年,寺庫再次拿到了中國平安集團的5000萬美元融資。兩年后的2017年9月,李日學帶著寺庫完成了上市,上市募資金額1.1億美元,估值6.7億美元。

對此,李日學表示,海外很多投資人并不了解中國赴美上市公司的商業模式。“包括2014年阿里巴巴上市時,他們也不了解。”李日學說道,“不管新老投資者,我和他們說的都是一句話,我們是做企業的,不是炒股的,所以要看長期的表現。”

上市后,李日學仍然是寺庫大的股東,持股超過30%,IDG資本為大的投資股東,持股近20%。寺庫近公布的截至今年9月30日的第三季度財報顯示,按照美國通用會計準則(GAAP)計算,寺庫第三季度總凈營收為1.476億美元,同比增長44%,并且已經實現收支平衡。此外,寺庫商品交易總額(GMV)為2.096億美元,同比增長65%。

李日學告訴財經記者,這是他在北京開的家寺庫線下店,當時店面只有80平方米。一年后,他真的把這家小店關了,并于2011年7月16日,在王府井的金寶街上開了一家1280平方米的店面,現在這家店的面積已經擴大到1500平方米。

他當時提出了兩條關鍵的戰略,是做品鑒定,也就是保真。為此,他很早就引進日本和中國香港的鑒定師。第二是發展線下門店,提升用戶的信任度。李日學認為,當用戶在線上購買很貴的品時,很多人心里是抵觸的,如果能夠線上結合線下,便能大大提升消費者的信任度,降低他們的認知門檻。

自公司成立以來,寺庫每年的市場戰略都會順應市場進行調整,這些調整有時甚至是顛覆自我的。2014年開始,受到國內政策的原因,品市場增長放緩,為此,寺庫調整了產品的結構,降低了客單價,但是提升了用戶的活躍度。從去年起,品市場的增長開始企穩,寺庫又開始加大力度與品牌及電商平臺的合作。

對于這個問題,閆怡騰的回答是“沒有”。自2014年Burberry進駐天貓以來,LouisVuitton、Gucci等品大牌也紛紛在天貓開店;2017年6月,京東3.97億美元投資時尚精品購物平臺Farfetch并成為大股東之一,IDG也是Farfetch的投資人。不過閆怡騰解釋道,Farfetch的品牌并沒有在京東上賣,京東的投資仍以財務投資為主。

當被問到如果騰訊或者阿里向寺庫拋出,寺庫是否愿意接受時,李日學表示:“我們是以開放的心態,別人如果愿意投我們,我們當然歡迎,但是什么樣的合作方式是要詳細討論的,包括我們未來要做全球的產業整合,各種合作的可能性都存在。”

他要感謝的另外一家公司是LouisVitton所屬的集團LVMH,LVMH今年5月宣布上線一個24servres的品網站。李日學說:“于是大家又開始擔心,品牌要自己建網賣貨了。我是很支持品牌建網的,但是我認為品牌自己在網上賣不了貨。”

在閆怡騰看來,在競爭激烈的電商市場,能夠存活下來的大概有幾類:其一,是對供應鏈有極強管控能力,貨品有獨特性,并且對貨品品質有管控能力的企業;其二,是流量端有優勢的企業;其三,就是有自己專門的服務人群,能夠覆蓋到大平臺覆蓋不了的高端人群的企業。“寺庫的定位是第三種。”閆怡騰表示,“只有做大平臺做不了的事情,才有存活的空間。否則面臨超級大平臺的競爭會很痛苦,即使勉強存活,也很難有利潤。”

李日學表示:“從外界來講,一看到寺庫,他們就聯想到品電商。”但矛盾的是,他本人又很反感外界將寺庫與電商聯系在一起。他在寺庫創立之初就強調,雖然寺庫有線上及線下品售賣服務,但并不是“品電商”概念。“我們每次在融資的過程中,談的都是寺庫是高端消費者服務平臺,高端消費者是我們定位的一個服務對象。”李日學解釋。

但是,在上市路演的時候,李日學發現只有說“品電商”,投資者才能理解。所以在這之后,李日學就開始強調,寺庫未來2~3年的主要精力將集中在電商業務,但會在金融、拍賣、物流以及出行等領域全面布局。在金融方面,寺庫也將推出類似京東白條的業務。

未來,寺庫將會建立起一個綜合性的高端服務平臺,為年齡在25~45歲的消費者提供更多高端的生活服務。根據本月寺庫和騰訊聯合發布的一份《2017年品網絡消費白皮書》(下稱《白皮書》),中國的千禧一代以及95后人群在可支配收入自由人群中的占比達34%,并且這一占比到2025年將高達50%。《白皮書》還發現,中國近一半品購買者為30歲以下的消費人群。

為此,寺庫已經和騰訊開展戰略合作,與騰訊的底部數據庫打通。李日學告訴財經記者:“未來我們會對標兩個公司,個是米其林,做品牌標準,我們希望未來的服務和產品是有標準的。”李日學說道,“另一個公司是美國運通,他們是為顧客做終身服務的,比如提供黑金卡。”

以這兩家公司為標桿,李日學看到的是中國品市場未來的長遠發展。他對財經記者表示:“這次有一個國外基金大舉買入我們的股票,他問我5年后你到底想干嘛,我說我們的注冊會員將增長至6000萬,購買會員增長至1500萬。”現在寺庫的注冊用戶是1700萬,購買會員不到150萬。按照李日學的目標,5年后購買會員規模將增約10倍。

不過針對共享平臺具體的上線日期,他仍然保持謹慎態度。李日學透露:“上市公司每推出一樣新的服務或者產品,要對股東負責,當產品體驗還達不到用戶需求時,是不會急于推出的。所以還是要綜合考量用戶體驗,在合適的時候推出。”

展望寺庫未來的增長前景,李日學告訴財經記者:“2018年我們會打下全球化的基礎,加大布局市場以及與品牌合作。預計2019年的增長會有一個質的飛躍。”他表示,很多企業都會有一個增長瓶頸,市場的信心也需要一個建立的過程。